尊敬的作者您好:

平台方近期接到网友多起投诉,被部分作者文章内容包含的外部链接、二维码、电话等内容误导点击访问,发现其非推介地官方信息,亦非机构作者官方信息,真假难辨,造成困惑。

环游号作为国内首个央级新闻媒体和地方文旅机构共同推出的自媒体平台,将为文旅行业建设官方发声渠道为宗旨,服务行业机构、学者、专家和网友,为此,平台方从即日起,要求各作者发布的文章内容务必清除非官方外部链接、非官方二维码、非官方电话等,若发现故意发布上述内容,平台方将对文章作者永久禁言。 感谢您的支持。

已了解

漫步如诗的翡冷翠 揭秘“但丁密码”
阅读数

分类:1565668046

艺术之城佛罗伦萨,诗人徐志摩给了它一个动听的名字:翡冷翠,这个城市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充满诗韵画魂。15世纪,被称作文艺复兴三杰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在美第奇家族的魅力及支助下聚首于佛罗伦萨,成就了艺术史上的千古美谈。

到达佛罗伦萨前不曾想到一个家族对整个城市,整个意大利,甚至是整个世界有如此大的影响。也许不能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但没有美第奇家族,意大利文艺复兴必定不是今天所看到的面貌。来临佛罗伦萨,不得不提显赫的美第奇家族:这是一个传奇的家族,祖先原是农民,做药商发财,进而开办银行而渐渐成为欧洲最大的银行家。14到17世纪 300余年,他们在佛罗伦萨获得至高的政治地位,十五世纪中后期在美第奇家族统治下,既是佛罗伦萨的黄金时代,又是文艺复兴的高潮。

美第奇家族最主要代表为科西莫和洛伦佐。被称为“豪华者”的洛伦佐是文艺复兴盛期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他奖掖文化,搜集大批图书及手稿,网罗米开朗琪罗等著名艺术家,在他们的帮助和鼓励下,佛罗伦萨成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和中心。诗歌、绘画、雕刻、建筑、音乐均有突出成就,历史、哲学、政治理论等的研究也居于前列。今天,全城作为重点文物向游人开放的几座大教堂中,居然有四座是美第奇家族的家庭礼拜堂;参观当年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国政厅,你会看到了美第奇的祖先画像、夫人房间等,因为国政厅就是他们的家;闻名世界的乌菲齐美术馆五楼的陈列室门口,仍有一圈美第奇家族历代祖先的雕像,因为整个美术馆原本就是他们家族的事务所,那些画也是他们几个世纪以来的收集。

有这样的统治者佛罗伦萨是幸运的。无论是金钱,权力还是鉴赏力,美第奇家族都给了艺术家自由创作的空间,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艺术家汇集在这里,有那么多艺术品在这里诞生。

佛罗伦萨的核心当属领主广场,这个位于佛罗伦萨中心地带的广场,被授予了最美广场的称谓,其魅力来自于它拥有众多大师级的精品雕塑,整个广场就像一个露天雕塑博物馆。

意大利之父柯西莫一世的骑马雕像睥睨全场。柯西莫一世曾担任佛罗伦萨公爵,是美第其家族最主要代表。

佣兵凉亭可说是一座豪华露天雕塑博物馆,其各雕像是文艺复兴时期众多艺术大师们留下的真迹。

《珀耳修斯和美杜莎的头》描述的是雅典王子珀耳修斯杀女妖美杜莎,是精工之父切利尼的少数大型雕塑。

注重德行传承的佛罗伦萨人将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视为美德的化身。班迪内利1525年建造的《赫拉克勒斯与凯克斯》被放在领主广场的另一侧,与米开朗基罗的复刻品《大卫》一同宣扬着美第奇家族的政治理念。

在佛罗伦萨最美的广场,被艺术大师的作品包围下享受一顿午餐或者叹一个下午茶,是必须的选择,千万不要错过这样一个惬意而美妙的时光哦。而坐落领主广场附近阿诺河上的赫赫有名的古董老桥,正是它的见证者。老桥始建于中世纪,历尽战火的洗礼和洪水的侵袭依然屹立。

美第奇大公在佛罗伦萨活的很有气势。当初老桥是当地贩卖猪肉的场所,后来大公觉得臭气熏天,就下令把肉铺赶走,取而代之的是珠宝店铺。而大公为了不和普通百姓走同样的路,于是在老桥上面修建了著名的瓦萨里走廊,以连通自己的办公地点旧宫和住宿地点皮蒂宫。

老桥是美丽的,美在这里的建筑在美第奇之后就不再有变化,连战败的希特勒在离开这里时,也不忍将老桥如跨越阿诺河的其他大桥般被轰然炸毁。传说老桥还是但丁和他夫人相遇的地点,古老的故事为老桥添上了几分浪漫。

千回百转,当圣母百花大教堂出现在眼前时,虽然多次从图片上领略过她的英姿,还是被宏伟的建筑给振憾了!辉煌的圣母百花大教堂不但是佛罗伦萨众教堂之首,还是当地的精神象征,也是世界五大教堂之一。教堂建筑群(包括大教堂、钟塔与洗礼堂)于1982年作为佛罗伦萨历史中心的一部分,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炫目壮观的圣母百花大教堂以粉红色、绿色和奶油白三色的大理石砌成,蕴含着女性优雅高贵的气质,故被称为“花的圣母寺”,可谓倾城之美。

纵观整座美轮美奂的教堂,却能让人感觉浑然一体而不是眼花缭乱。不得不感概设计者布鲁内莱斯基大开的脑洞。教堂内部装修却是令人意外的朴素和沉实。

而最让人惊叹的要数教堂的穹顶壁画,16世纪艺术巨匠瓦萨利的心血之作《 末日审判》,画作的主题出现天堂和地狱,穹顶的构造就是天然优势,瓦萨利安排地狱从下面开始渐渐上升,最后到达天堂,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画匠们的巧夺天工,更是令人由衷佩服!

教堂的一侧为白色八角形的圣乔凡尼洗礼堂,佛罗伦萨的孩童均在此受洗,包括但丁、马基雅弗利等名人。

说起但丁,他的故乡便是佛罗伦萨。但丁的一生也够可怜的,因为反对佛罗伦萨执政者而被迫离开故乡,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又被缺席判处死刑。过了几年,当局表示只要他愿意忏悔就可以得到赦免,可但丁怎会忏悔呢?最后,他再一次被判处死刑,于五十四岁那年客死异乡。不知但丁有否生不逢时的感觉,他的家乡一个多世纪后,居然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这实在有点荒唐。或许没有这样的放逐,但丁也许写不出《神曲》这样伟大的诗篇。突然就想起了但丁的那一句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其青铜大门上雕有著名的“天堂之门”,是基贝尔蒂花费21年按照《旧约》的故事情节所画,现在原件已被放进博物馆,这里摆放的只是复制品。

这时太阳渐渐落下,看着华灯初上夜幕来临,宁静的古城没有妩媚,也没有绚丽,而偏偏就是这份静谧,让沐浴着阿诺河轻柔晚风的我们,享受了一段难得的写意时光。几个世纪过去,如今走进佛罗伦萨,满目触碰到的依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盛世景象:石砌塔楼、婉约小巷、壁画教堂、精品雕塑、文艺广场、古韵老桥......当你一一走过时,佛罗伦萨城就如一幅文艺复兴时的画卷,让你人酣畅淋漓。

    手机版|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电子政务|官方微博

    北京旅游网京ICP备17049735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3号

    Copyright © 2002-2019 www.visitbeij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